1)第2263章 桥梁(各位书友新年好)_赤心巡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2263章桥梁(各位书友新年好)

  巨大的商船乘风破浪,船身的每一个部件,都在自己的秩序里存在。

  商队高速而有序,底舱的波澜无人知晓。

  在这被货物堆满的沉暗舱室里,安静会加剧压抑。

  苏奢当然不可能忘记耳中所听到的这个名字。当初击垮聚宝商会、将他逼上绝路的时候,重玄胜还只是重玄遵面前,一个被人们视作笑谈的挑战者。

  没人相信那个其貌不扬的胖子,可以赢得家主之位,承担“博望”爵名。

  就如他苏奢,万不曾想到,勾连了庞大利益网络的聚宝商会,会被那只肥胖的手指头,一指按得分崩离析。

  当初那是一個看起来多么人畜无害的小胖子啊。

  现在已然是屹立在东国之巅的顶级权势人物,是各种意义上的庞然大物。

  他之所以始终藏身幕后,之所以把商会打散再重组、设置复杂的权力结构,不就是忌惮重玄胜么?

  马宗恕取出一面外嵌山纹古木的圆镜,此镜悬空而立,散发清光。在尹观看过去的时候,清光散开,镜面中间,重玄胜已经坐在特制大椅上静等。

  穷凶极恶的秦广王,静了片刻,淡淡地对马宗恕道:“算算这船货物值多少钱,折现给我。”

  尹观抬了抬手,示意苏奢出去:“别听,他骂得很脏。”

  真正“我如神临”后,才知天广地阔,神祇也渺小。

  他曾经多么意气风发——庆嬉不过冢中枯骨,官僚都是尸位素餐,国舅府里的废物,不过是他花钱养着的猪猡。许放敢骂他,被他逼得家破人亡。重玄家内部的族争,他也敢横插一脚,公然站队。

  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苏奢看着辽阔河面,有些自己也知道不该有的,衰死的心情。

  尹观看回马宗恕。

  他看着尹观,等待首领的决定。

  “鸡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尹观道。

  尹观看着这个死胖子:“人家在外面当杀手,出生入死,补贴商会。多少次脑袋挂在刀尖上,还在思考商盟的出路,遥控商盟方向……如此辛苦攒下的偌大家业,你说吞就吞,骨头渣都不留一点,是不是有点过分?”

  他过于善良了,秦广王可不会。

  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呼风唤雨,无所不能,其实只是因为商道的特殊,攀附在权贵体系的枝丫里,享受余威。本质上眼界太低,不知道什么才是风云。

  不需要一刻钟,走出底舱没多久,马宗恕就折返回来,对尹观道:“侯爷要亲自跟您沟通。”

  “初次见面,秦广王比我想象的要斯文许多。”当代博望侯笑容温和,显得十分的良善。

  苏奢谦恭地低下头:“属下正在计算这船货物的价值,咱不能让人坑了您半分,一个刀钱都不许少。”

  拿出你杀权贵如杀鸡的气势来。

  他的体型过于庞大,给人一种冲出镜外的臃肿感

  请收藏:https://m.iairs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