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2265章 善太息_赤心巡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2265章善太息

  深藏在兀魇都山脉里的上古魔窟,埋葬了太多过往。

  曾经席卷现世的魔潮,也如潮水一般退去。

  世尊赤足行走在大地上所悲泣的疮痍,都被时光洗净。

  遍布各地的上古魔窟,曾如天妖法坛照亮妖界般,几乎更易现世天命。

  最后也都成为一个个毫无特殊可言的废弃石窟,容纳万万年来寂寞的风声,或供一些追索历史的求知者的探险。

  其实通常都是无“险”可言的。

  或者说,这些上古魔窟的“险”,基本上都和魔物无关。

  姜望遇到七恨魔君的那一次,是侠少侠女们千万次探险里都不会发生一次的意外。

  当今之世,除了边荒,哪有魔物敢露头?

  魔窟是上古时期魔族入世的通道,现在早已封死。若把现世障壁比作城墙,魔窟最多就是稍微单薄一些的城段。

  魔猿凶戾的目光在石窟中缓缓掠过,最后停在内府境的姜望曾经坐过的那块巨石上——

  这些年的时间,几乎没有给石窟带来变化,只是改变了进出石窟的人。

  那是无底无际的潜意识海,在向遥远的宇宙拓展。

  阴阳两真,可以一念之间,架起三途之桥,连通阴阳真途。

  当时十九岁的那个年轻人,走又走不得,修行也不被允许。只能仰躺下来,望着洞顶发呆……他在想什么呢?

  他在这座石窟里所拥有的,只是一道许久没有响应的血契,一尊失落在万界荒墓里的真魔。

  魔猿的心神,仿佛飘向无限远处,像是茫茫宇宙中孤独的尘埃,在等待另一粒尘埃的响应。

  所以要变强。

 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在边荒之外,哪怕是七恨魔君这样的恐怖存在,亦不能、更不敢投入太多力量。

  时至如今,一尊真魔对姜望来说,已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战力。他寻找宋婉溪,是想探究当年,想要捕获更多关于白骨尊神的线索,也是想要知道,七恨魔君为何会在那时候,降下那问心之劫。

  是姜望于现世主动的召唤,才勾起与真魔宋婉溪的联系,他和宋婉溪的联系,是血傀和傀主的联系,深入血髓,贯通因果。

  哪怕今日他立足洞真绝顶,也不认为自己比那些真人更有洞察手段。

  边荒那里,才是双方争夺的城门,不断投入兵力,彼此对抗。

  时过境迁,姜望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能在这座古老魔窟里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。当初诸方联合,共计八尊真人穷搜此域,最后也什么痕迹都没有找到。

  是七恨魔君恰巧掠过目光,才注意到那缕联系的形成,从而遥遥发力,降下七恨魔功,想为自己选一个再合适不过的魔功传承者。

  真人与真魔,也都是在宇宙之中,散播光辉的星辰。

  这是不久前靠近过天道又折回的当世顶级真人,在现世障壁相对薄弱之地、曾经的魔潮入

  请收藏:https://m.iairs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