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2266章 星辰葬礼_赤心巡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宋婉溪已死,那个肩负清江水族命运、深爱庄承乾、备受兄长呵护的水府贵公主,已经寂寞地死在了庄国深宫。

  宋横江在清江水底呵护的,只是水族宋婉溪的尸体,只是他自己对于妹妹的爱护和怀念。

  庄承乾在琉璃棺中看到的,只是他亲手割舍的真情。

  血傀真魔宋婉溪那天眼角的那滴泪,只是这具身体不能释怀的遗恨。在庄承乾死后,也都消融如春雪。

  她已成魔,彻底地成为魔族的一员。

  人与魔,已经是完全不同的种族。

  古往今来,不曾有一尊有自我意识的魔,会觉得自己是人。哪怕他确实是人身成魔,拥有为人时的全部记忆。

  成魔的水族,亦是如此。

  但“傀”的意义,是定“自我”为“他我”。

  庄承乾推动了宋婉溪成魔的最后一步,也抹掉她的独立,将她变成纯粹的武器。

  有思维,有记忆,但从意识根本层面,只为傀主思考的武器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血契不断加深,成为本能,最后超越本能而存在。

  庄承乾的确拥有经天纬地的才能,宋婉溪从来都知道这一点。

  她睁开眼睛,透过琉璃棺盖,看着灰蒙蒙的天穹。

  真魔的目力可以看到极远之处,却捕捉不到一点光亮。魔界的天穹无星无月,只有一颗颗巨大的漂浮的陨石,在远穹悬挂——那是死亡的星辰。

  万界荒墓,不止埋葬生灵。

  自清江水底的分别后,这具血傀独自游荡在万界荒墓。在兀魇都山脉受到召唤,才短暂地再见傀主。

  此后姜望加强神印法,先成神临,再证洞真,一次次地强化感应,真正的联系,却没有再发生过。

  一是姜望自己越来越引人关注,引动魔气很容易被捕捉痕迹,与真魔的联系也很难解释清楚。二是与七恨魔君的那一次照面,令他对宋婉溪的状态不很放心。虽然彼时的七恨魔君明显只是分念,宋婉溪好像也成功脱身……总归十年怕井绳,实力不足的时候,谨慎些总是没有坏处。

  一别经年,作为血傀的她,独自行走在这个荒芜世界,不止一次地遥望远穹。

  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如此,什么都没有。

  嗡……

  轰!

  忽而有一颗陨石下坠,在坠空的过程里,点燃了烈焰,变成一颗燃烧的火球,成为这晦暗天穹里,熹微的光。

  又从熹微,燃成灿烂。

  那幽森的沉晦的大地,被这火光照耀,显出丑陋地貌的部分嶙峋,像是躺在病床上等死的重患,掀开衣物,露出硌眼的瘦骨。

  在魔界无法计量的时光里,正是这些已死星辰最后的葬礼,带给这个世界偶然的光明。也是唯一的光明。

  怎能说这火球,不是太阳?

  虽然它很短暂。

  在突破高区那静谧的力场之后,火球仿佛被某种力量所助推。它下坠的速度骤然加快,越来越快,在视

  请收藏:https://m.iairs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